词语大全 > 马敦静

马敦静

马敦静(1910年5月7日-2003年9月3日),马鸿逵次子。国民革命军陆军中将。青海军官教导团、中央陆军军官学校高等教育班第四期、陆军大学将官班甲级第一期毕业。1949年8月至9月,兰州西宁被解放军攻占,马敦静指挥,在南起靖远同心,北至金积青铜峡灵武布置了三道防线,被击溃后赴台湾。1991年移居美国,2003年病逝。

生于1910年1月2日(清宣统元年十一月二十一)。

1926年9月任国民联军第7师(师长马鸿逵)警卫营营长。

1927年6月所部改称国民革命军第2集团军第7师(师长马腾蛟)警卫营,仍任营长。

1929年1月升任第2集团军暂编第17师(师长马鸿逵)第51旅(旅长李毓英)第102团上校团长。5月所部改称暂编第2师第2旅第4团,仍任上校团长。6月所部改称第64师第192旅第384团。仍任上校团长。

1930年10月调任第15路军(总指挥马鸿逵)特务团,升任少将旅长。

1935年8月带职入中央军校高教班第四期学习。

1936年3月19日叙任陆军步兵中校。7月高教班毕业后仍任原职。

1937年2月任第168师(兼师长马鸿逵)第3旅(辖两个团)少将旅长。5月17日晋任陆军步兵上校。

1941年1月3日调升宁夏省保安处中将处长。

1943年9月22日代理第11军军长。

1944年10月带职入陆军大学将官班甲第一期学习。同月24日任第11军(辖168师、暂编第9师、暂编第31师)中将军长。

1945年1月毕业后仍任原职。10月10日获颁忠勤勋章

1946年整编第18师(辖整编第168旅、整编暂编第9旅、整编骑兵第10旅)师长。5月5日获颁胜利勋章。

1947年7月当选中国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

1948年2月2日获颁三等云麾勋章。3月19日晋升陆军少将。

1949年1月1日获颁四等宝鼎勋章。5月升任宁夏兵团(辖第11军、第128军、贺兰军)中将司令官。6月2日当选宁夏国民政府(主席马鸿逵)委员。8月至9月,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先后解放兰州西宁,国民政府西北军政长官马步芳部主力基本被歼,军政副长官马鸿逵部4个军7万人退踞宁夏,由次子马敦静指挥,在南起靖远同心,北至金积青铜峡灵武布置了三道防线,企图阻止人民解放军北进,后被击溃。10月14日赴台湾。11月15日因“作战不利”被免职赋闲。

1954年6月当选“国民大会”代表、“总统府”光复大陆设计研究委员会委员。

1991年6月30日光复大陆设计研究委员会裁撤后退职,寓居美国。

2003年9月3日病逝于美国洛杉矶。

1949年8月至9月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先后解放兰州西宁国民政府西北军政长官马步芳部主力基本被歼军政副长官马鸿逵部4个军7万人退踞宁夏由马鸿逵之子马敦静指挥在南起靖远同心北至金积青铜峡灵武布置了三道防线企图阻止人民解放军北进。

为歼灭马鸿逵部第一野战军以第19兵团司令员杨得志政治委员李志民率领所部于9月初从兰州定西海原地区分三路向宁夏省会银川方向挺进。至15日先后解放靖远同心中宁等城景泰守军骑兵第1旅投降。

19日防守中卫的马鸿逵主力第81军接受人民解放军的条件举行起义改编为人民解放军西北独立第2军。

19日至21日第19兵团分别攻占青铜峡金积灵武歼灭第128军和第11军各一部。马敦静乘飞机逃跑。

23日第128军军长卢忠良投诚。当日晚解放军进驻银川市宁夏遂告解放。此役共歼灭和改编中国国民党军队4万余人从此结束了马氏家族对宁夏数十年的封建统治。

堂会争雄父子反目

那是1948年8月的一天,马公馆里举办“堂会”,“觉民学社”和“庚辰俱乐部”的一些名角演员及四大厅八大处的头面人物也先后分宾主落座,等待好戏开场。

马鸿逵、马敦静父子俩有个癖好,他们不但爱听秦腔,也要求自己的使唤丫头和姨太太们每人也能唱上几折戏。因此,常有教练出入马公馆,给他们的丫头们教戏,好在堂会上显山露水,使马家父子的虚荣心得到满足。

堂会开始了,先是马敦静府上一个叫孟兰的丫头唱了一段秦腔折子戏《藏舟》,由“庚辰俱乐部”琴师黄国璋板胡伴奏。孟兰天资聪慧美丽,又有一副好嗓子,加上黄国璋高超的演奏技巧,使孟兰的演唱得到了最好的发挥,马鸿逵听了满意地连连点头称赞:“这尕娃唱得不错嘛。”

孟兰唱罢,出场的是马鸿逵府上的丫头小燕,她唱的是《柜中缘》,也是一出很有名的秦腔折子戏。因小燕是马鸿逵府上的丫头,黄国璋觉得自己是马敦静戏班里的人,不好越俎代庖,故将板胡交给了“觉民学社”的琴师张亚民,退居一旁。一则这小燕的演唱水平远不如孟兰,再则黄国璋未给马鸿逵府上的丫头拉板胡,使马鸿逵憋了一肚子气。他不责怪小燕唱的不行,却把不满和怒气完全撒在马敦静和黄国璋身上,认为是二人捣鬼,让自己在众人面前丢了面子。

第二天一早,马鸿逵就把“庚辰俱乐部”的全体艺员、四大厅八大处的高官及宪兵队召集起来,一手插腰,一手挥舞着,怒气冲冲地吼道:“阿扎一夜没睡觉,憋屈得慌,你黄国璋好大胆子,不给我的丫头拉板胡,存心要给我难看。宪兵队,把黄国璋拉倒,给我狠狠地打!”

黄国璋就这样被马鸿逵的宪兵队一顿军棍打得遍体鳞伤,躺在炕上几个月爬不起来。

打完了黄国璋,又该收拾“逆子”马敦静了。马鸿逵气急败坏地命令宪兵队把马敦静也按倒打。四大厅八大处的高官们看到要打马敦静了,都不敢袖手旁观,齐刷刷跪下来为马敦静求情。

马鸿逵打儿子本来是做戏给别人看,哪舍得真打?正好众人讲情便借坡下驴,申斥道:“阿扎看在众人的面上,今天就饶了尕娃一次,下次再犯,新老账一起算!”

至此,马家父子因看戏惹起的一场风波,在众人一片劝解声中总算平息了。

“庚辰俱乐部”的新生

1949年9月23日,人民解放军冒雨挺进银川时,“庚辰俱乐部”的艺员们就像没娘的孩子,正集结在银川中山公园的三层楼文昌阁上,翘首盼望着人民解放军的到来。

翌日,人民解放军19兵团宁夏军管会成立。由原“庚辰俱乐部”的所谓“少校副队长”黄国璋、“上校军需”袁生新和“准尉”钟新民等人主动将“庚辰俱乐部”的人员名单及财产造册向军管会文教处呈报,听候处理。军管会负责同志陆广川对艺员们的主动投诚行为给予了充分肯定,并称赞他们有立功表现。在欢迎人民解放军的入城式上,“庚辰俱乐部”的艺员们和其他各界群众一道扭着秧歌,举着镰刀、斧头欢唱着“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载歌载舞迎接解放军的到来。

在欢迎解放军入城的人群中,有人高举一幅毛主席头戴八角帽的画像,特别引人注目。这幅画像的作者就是“庚辰俱乐部”的琴师兼美工师黄国璋。据说,这是银川人民见到的最早的一张毛主席画像。

9月26日晚,原“庚辰俱乐部”和“觉民学社”的艺员们在宁夏省政府礼堂为19兵团驻宁部队指战员举行了慰问演出,有40多位秦腔和京剧艺人登台献艺,可谓京秦合璧,五彩纷呈。“庚辰俱乐部”的钱森、王兴邦、钟新民、苏金荣、李桂林和“觉民学社”的王庚寅、康正中、冉学民等一批当红演员分别演出了《豆汁计》、《苟家滩》、《三岔口》、《古城会》等秦腔折子戏;京剧名伶葛云霞也以一折京剧《玉堂春》博得满堂喝彩。

演出结束后,19兵团司令员杨得志、政委李志民、第一任宁夏省主席潘自力、65军肖军长、政委王道邦等领导同志,与演员们一一握手,并热情地称赞他们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演戏也是为人民服务”等。听到首长对自己的工作给了这么高的评价,全体演员无不心情激动,不断振臂高呼:“中国共产党万岁!”

为解决原“庚辰俱乐部”及“新华舞台”倒闭后的部分京剧演员的演出场地问题,经人民解放军19兵团批准,将银川最繁华地段的“云亭纪念堂”划归他们演出,并将这个新生的剧团取名为“人民京剧团”。从此,“庚辰俱乐部”的艺人们结束了长达10年的地狱般的生活,迎来了新的艺术青春。

1950年,人民解放军19兵团接到任务,要赴朝参加抗美援朝战争,将“人民京剧团”移交给了驻银65军文化部领导,并由苏友邻同志任剧团团长,高文质同志任协理员。此时,正值人民解放军开展诉苦运动,剧团为配合当时的政治形势,积极赶排了《血泪仇》、《王贵与李香香》、《红娘子》、《白毛女》等一批反霸戏,在省内巡回演出。在中宁县演出《王贵与李香香》时,还发生了这样一件事:扮演恶霸地主崔二爷的钟新民与扮演崔二爷狗腿子的罗恒年,因将坏人演得惟妙惟肖,一个战士甚至举枪要“崩”了“崔二爷”。幸亏部队首长发现及时,才避免这起战士误伤演员的事件。

更有趣的是,1950年春天,“人民京剧团”的演员到中卫县巡回演出,无意间在中卫街头一家斗坊里,发现了原“庚辰俱乐部”的恶队长马元宝,此人正在“抹斗”(用手或尺子将斗口抹平)。唱花脸的演员苏金荣走上前质问:“马元宝,你不是要抠掉我两个眼珠子吗?你看看,我的眼珠子还好好的呢。”马元宝一看,都是“庚辰俱乐部”的“老人”,自知作恶多端难逃一劫,立刻吓得浑身筛糠般跪地求饶:“我错了,我错了,还请弟兄们高抬贵手放我一马!”大家戏谑道:“马元宝,你过去的威风哪里去了?想不到吧,你小子也会有今天!”说完,向当地公安机关进行了检举揭发。很快,马元宝被逮捕法办,大家才觉得出了一口胸中恶气。

1951年,65军调离银川时,将“人民京剧团”转交给宁夏军区领导,“人民京剧团”也随即更名为“宁夏人民剧团”,由宁夏军区文化科科长王顶同志主管,军区俱乐部主任张承任协理员。剧团为了适应西北地区群众的欣赏习惯,这时京剧基本退出舞台,改为清一色的演唱秦腔,受到银川人民的喜爱。其间,为了配合“三反”、“五反”运动和庆祝《婚姻法》的颁布,剧团赶排了《北京四十天》、《仇深似海》、《小二黑结婚》、《画皮》、《梁山伯与祝英台》等反霸、反封建的秦腔历史剧和现代剧,观众反响热烈,票房收入一直居领先地位。更有热心观众给钱森、苏金荣等当红演员披红挂彩,好不热闹。

随着“宁夏人民剧团”的壮大发展,丁醒民、张贵荣、李林平、段书琴、李芝兰等一些外地来的秦腔“大腕”相继加入到“宁夏人民剧团”里来,这对满足群众多方面的爱好,提高宁夏的秦腔艺术水平,起到了很好的促进作用。还有一些回、满、蒙少数民族演员,如程建章、王兴邦、苏金荣、钟新民等也崭露头角。那时,一批新人(尤其是女孩子)不断加入到秦腔戏剧队伍里来,它对壮大和发展演出队伍无疑是一件好事,但同时师资缺乏的问题又摆在了剧团面前。为了给年轻演员“让路”,原“庚辰俱乐部”的一些老演员陆续从前台退到幕后,做起带徒弟的教练工作。在这些老师的言传身教下,王志杰、王淑梅、华秀英、杨银花等一大批青年演员脱颖而出,成为广大秦腔爱好者心中灿烂的明星。其中,青年演员王志杰被提拔为宁夏秦腔剧团团长,青年演员杨银花也升任为银川文化局副局长。

上世纪50年代,我国正处于国民经济恢复时期,人民生活水平较低,为增加演员收入,剧团一天要演两场戏,白天在小庙剧场演,晚上到“云亭纪念堂”演,而行头、桌凳就一套,只好这头演完搬那头,这样坚持了4年。每个演员除了每月领一袋面粉外,另外还发给18元(旧币)生活费。艰苦是艰苦,但比起旧社会,已经是很不错了。

宁夏军区为支持地方剧团发展,从军费中挤出2000元(旧币)建成了一个麻袋厂,通过副业收入改善演员生活。所以,那时我们看到剧团里的演员们在演出间隙,手里总在飞针走线地缝制麻袋,原因就在这里。宁夏军区每年还给剧团拨出专款添置戏装及灯光道具,使“银川人民剧院”由解放初期还是无布景,仅汽灯照明,到1953年已全部实现了舞台日光灯化,极大地改善了舞台照明条件;布景制作也日益精致,使观众在欣赏戏剧时,也得到了美的享受。

1954年,银川市划归甘肃省,成立了银川专署。此时,宁夏军区已完成了自己的历史使命,正式将“宁夏人民剧团”移交给银川市文化局管理,剧团再次更名为“银光剧社”,演员也结束了5年来每人每月一袋面粉的“供给制”生活,而开始实行“工资制”,并延续至今。

1958年,在“大跃进”中,“银光剧社”(原庚辰俱乐部)和“银川剧团”(原觉民学社)合并,演员也打乱重组,正式成立了“宁夏秦腔剧团一团”和“宁夏秦腔剧团二团”。从此,宁夏的戏剧史掀开了新的一页。

“庚辰俱乐部”从成立至今已过去65年了,当初的艺员都是十几岁的娃娃,如今大多数都到另一个世界去了。在银川,我能够访问到的原“庚辰俱乐部”的元老有王兴邦、苏金荣和钱森3人,前两位都已82岁,连最“年轻”的著名男旦钱森也已78岁。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