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皇甫重

皇甫重

皇甫重,字伦叔,晋朝安定朝那(今甘肃平凉西北)人也。

皇甫重,字伦叔,是安定朝那(今甘肃省平凉市灵台县)人。性格沉着果断(通假字,沈同沉),有才干,被司空(官职名,汉朝时御史大夫为大司空,与大司马、大司徒并列为三公,后去大字为司空)张华赏识,稍稍升迁为新平太守。元康(西晋皇帝晋惠帝司马衷的第三个年号,著名的“八王之乱”就是这个时期)中,华版为秦州刺史,齐王司马辅政,以司马重的弟弟司马商为参军(官职名,东汉末有“参某某军事”的名义,称作参谋军事。简称“参军”,晋 以后军府和王国始置为官员。沿至 隋 唐 ,兼为郡官)。司马被诛杀后,长沙王司马还任命他为参军。那时候河间王司马镇守关中,他的将领李含先前与皇甫商、皇甫重有嫌隙,常常怀恨在心,到了这时候就游说司马说:“皇甫商是司马任命的,而皇甫重终究都不为人所用,最好尽快除掉他们,可消除一方的隐患。大人您可以上表升迁皇甫重为内职,借着他经过长安的时机,就派兵抓住他。”皇甫重看穿了这个阴谋,就发布公告,以司马信任李含,将要作乱为由,召集陇上士族人众,以讨伐李含为名。司马认为国家屡兴战事,最近才有所安宁平息(不认同讨伐李含的做法),就上表奏请天子派遣使臣下诏书让皇甫重罢兵,征召李含为河南尹。李含前往应召,而皇甫重不奉诏。司马就派遣金城太守游楷、陇西太守韩稚等四郡兵马围攻他。
  不久,成都王司马颖和河间王司马起兵共同攻打长沙王司马,用讨伐后父尚书仆射(官职名,简单说就是尚书的副手,尚书仆射仅此于尚书令)羊玄之和皇甫商为名义。司马任命皇甫商为左将军、河东太守,率领万余人在关门抵御张方,却被张方击破,这样一来司马的军队就攻了进去。司马多次战败,就想让皇甫商带着皇帝的手诏,让金城太守游楷等人都罢兵,同时命令皇甫重进军讨伐司马。皇甫商一行人经过长安,到了新平,遇到了他的从甥(堂姐妹的儿子)。他的从甥向来讨厌皇甫商,就向司马告密。就这样司马抓到了皇甫商,并将其杀害。司马兵败后,皇甫重仍然坚守,他闭塞了外城门,城里面都不知道(兵败的消息)。四郡的兵马筑起土山来攻城,皇甫重就用连弩来射杀他们。并在城里挖地窟以防止外面的地道攻入,像这样随机应变的计谋百般变化,使外面的军队不能靠近城池,城里的将士为之死战。司马知道不能硬撼拔城,就上表请求皇帝派遣御史宣诏命令他投降。皇甫重知道这不是朝廷的本意,不领旨奉诏。皇甫重得到机会向给御史驾车的人问说:“我的弟弟带领兵马前来,快到没?”驾车的人说:“他已经被河间王杀害了。”皇甫重大惊失色,马上杀了驾车的人。但消息还是走漏了,城里面知道已经没有了外援,就一起杀了皇甫重投降。先前,皇甫重被围困危急的时候,他派养子皇甫昌求救于东海王司马越,司马越因为司马新近废除了成都王司马颖,与崤山以东地区联系和解,不肯出兵。皇甫昌就与以前为殿中人的杨篇一起,伪称奉司马越的旨意,从金墉城迎出羊皇后。进入皇宫后,用皇后的命令发兵讨伐张方,尊奉迎接皇帝大驾。事情来得仓猝,朝廷各部门官员开始都跟随皇甫昌,不久知道是伪令,就一起杀了皇甫昌。

节选自《晋书列传第三十》

皇甫重,字伦叔,安定朝那人也。性沈果,有才用,为司空张华所知,稍迁新平太守。元康中,华版为秦州刺史。齐王辅政,以重弟商为参军。诛,长沙王又以为参军。时河间王镇关中,其将李含先与商、重有隙,每衔之,及此,说曰:“商为所任,重终不为人用,宜急除之,以去一方之患。可表迁重为内职,因其经长安,乃执之。”重知其谋,乃露檄上尚书,以信任李含,将欲为乱,召集陇上士众,以讨含为名。以兵革累兴,今始宁息,表请遣使诏重罢兵,征含为河南尹。含既就征,重不奉诏,遣金城太守游楷、陇西太守韩稚等四郡兵攻之。

顷之,成都王颖与起兵共攻,以讨后父尚书仆射羊玄之及商为名。以商为左将军、河东太守,领万余人于关门距张方,为方所破,军遂进。既屡败,乃使商间行赍帝手诏,使游楷尽罢兵,令重进军讨。商行过长安,至新平,遇其从甥,从甥素憎商,以告,捕得商,杀之。既败,重犹坚守,闭塞外门,城内莫知,而四郡兵筑土山攻城,重辄以连弩射之。所在为地窟以防外攻,权变百端,外军不得近城,将士为之死战。知不可拔,乃上表求遣御史宣诏喻之令降。重知非朝廷本意,不奉诏。获御史驺人问曰:“我弟将兵来,欲至未?”驺云:“已为河间王所害。”重失色,立杀驺。于是城内知无外救,遂共杀重。先是,重被围急,遣养子昌请救于东海王越,越以新废成都王颖,与山东连和,不肯出兵。昌乃与故殿中人杨篇诈称越命,迎羊后于金墉城入宫,以后令发兵讨张方,奉迎大驾。事起仓卒,百官初皆从之,俄而又共诛昌。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