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欧阳厚均

欧阳厚均

欧阳厚均 ,1766年-1846年,字福田,号坦斋,安仁人。进士。曾就读岳麓书院。嘉庆二十三年(1818)聘为山长,连续掌教达27年之久。先后获准记录8次,得旨议叙3次,倍受朝廷嘉奖。弟子数以万计,著录在案的弟子达3000人。

欧阳厚均,字福田,号坦斋,人称“坦斋先生”,清代乾隆三十一年(1766)生于湖南安仁县梅穆村仓下(今郴州市安仁县禾市乡乐友村)。1789-1791年(乾隆五十四年至五十七年)就读岳麓书院,从学于罗典。他在岳麓书院学习很用功,与同窗“联步登堂,抠衣问字”,学业长进,至1799的(嘉庆四年)进士及第,任过陕西司郎等职。他混迹官场20年,深感官场日趋腐败,正当有望升迁之际,却决意放弃仕途,才年逾四十,便“以母老告归”了。1816年(嘉庆二十三年),他52岁时出任岳麓书院山长,一直到逝世前2年才离去。青丝而至,白首而归,前后获准题奏议叙3次,礼部记录8次,为书院建设和教书育人奉献了全部的精力。

欧阳厚均出生在一个书香世家,祖父欧阳岐峰,父亲欧阳熊,均为乡先贤,先后被朝廷封为朝议大夫。他自幼聪敏好学,小小年纪即到欧阳家塾湘亭书院读书识字,因其绝顶聪明,接受能力极强,看书过目不忘,且能背诵如流,人皆称其为“小神童”,不久即到安仁县宜溪书院就读,后经府试、院试,考入省城岳麓书院,拜在名儒罗慎斋先生名下,在岳麓书院三年深造期间他颇得院长罗典的赏识,并以优等成绩取得禀生资格。乾隆五十九年(1794)他依靠自己的真才实学一鸣惊人,考中第十四名举人;嘉庆四年(1799)又以优异的成绩考中全国第七名进士。到此时,欧阳厚均真可谓是清王朝科举仕途上的宠儿。嘉庆帝赏其才学,初授户部主事,因其工作得力,政绩突出,不久即升员外郎中。他在户部兢兢业业奋斗了十五载,深得历任大司农器重,后被举荐升为浙江道监察御史,在此任职期间,他政绩昭著,深得当地百姓的爱戴。但是因其性格太直爽,遇事敢说敢做,不料得罪了朝廷中的权臣,从此在为官的道路上受到了排挤。在这种情况之下,四十多岁的欧阳厚均以其父早逝,老母体弱多病无人侍奉为由,于1815年辞官回到了安仁老家乐友村。回乡后,湖南当局认为他“经明行修,足为多士模范”,即多次登门拜访,请他出山主持岳麓书院工作,都被他数次谢绝,后经其母再三催促,才于嘉庆二十三年(1818),应聘为岳麓书院山长,自此揭开了他人生中最光辉的一页。

在教育方法上,欧阳厚均也有自己的一套主张和思想。他主张对学生要严,但要严得恰当,特别要“于培养之中寓鼓励”,把扬善褒良贯穿于整个教学过程中,以调动学生的积极性和能动性,迎合学生追求上进、独立人格的心理。他认为这样做,必会“贤肖辈出,蒸蒸日上”。因此,他特别提倡讨论式教学和学生自我教育。为了培养学生独立思考的能力,他告诫学生“讲艺论文,有奇共赏,有疑共析”。他提出的“二三子争砥砺,敦品力学,互相规劝”,“择其优者互相传阅,以资观摩”等等,都是上述教学方法的具体运用,收效甚好,备受生徒欢迎,“以致负笈从游者,济济称盛”。李元度称道说:“弟子著录三千人,多以节义功名显”。左宗棠、江忠源、曾国藩、郭嵩焘皆出其门下,都成为清代后期的经天纬地之才。经欧阳厚均几十年的努力,使岳麓书院办学盛而不衰,高峰迭起;欧阳厚均也成为清代前中期湖湘地区最有创新精神的教育家和推动湖湘传统教育承先启先,向近代教育过渡的人物。

岳麓书院位于长沙岳麓山东麓,是我国古代著名的“四大书院”之一,始建于宋太祖开宝九年(公元976年),也是我国目前保存最完好的一座古代书院,这所书院是培养湖南人才的摇篮。欧阳厚均出任千年学府岳麓书院山长后, 他遵循前任山长罗典的治学遗法,结合自己多年的从政经验,以“忠孝廉节,敦品励行”立教,劝谕诸生。

由于欧阳厚均自己已绝意仕途,也就有了他不把学生束缚于科举功名的思想基础。“体”和“用”本是中国传统哲学的基本范畴,一般而言,“体”是指根本,“用”指体之用;即根本的运用。“体”是第一位的,“用”的是第二位的。欧阳厚均把教育归结为“培植人材为有体有用之学”,其用意十分清楚,即主张在教育中不能把“体”和“用”分割开来,不能只注重一个方面,而忽视另一个方面。他认为,学生既要掌握儒家经典,知道如何做人,做一个“致君泽民”的经世之才,而且也要学习人伦日用方面的知识,具有应变社会生活的基本能力。只有“体”和“用”兼备的人才,才有可能“出为良臣,处为良士”,而不沦为只知低头吟咏的腐儒,也不会变成不懂立世传道的纨绔子弟。可见欧阳厚均确已依稀认识到对学生进行全面培养的必要。以作文为例,当时科举盛行,学生专攻八股,一板一眼都有定格,内容也只能代圣贤立言,不能越雷池一步。而欧阳厚均教育学生的作文方法却与之截然相反,他主张“诸生骋研抽秘,各抒所长,或以理胜,或以气胜,或以才胜,平奇浓淡,不拘一体,总之惟其是尔”。他所归纳的为师必须“文行交勉,道艺相资”即是此意。详言之,老师应在文、行、道、艺诸方面培养学生,这与专以八股制艺为内容的教学方法显然是不同的。

欧阳厚均在每届校训大会上都述说“求知之前务必先立德,唯有德才兼备,方可成为有用之才,有才无德之人走向社会必成人民祸害”。
  欧阳厚均主张对学生要严,但要严得恰当,特别要“于培养之中寓鼓励”,把扬善褒良贯穿于整个教学过程中,以调动学生的积极性和能动性,迎合学生追求上进、独立人格的心理,主张“先生立教,务会学者,陶泳其天趣,坚定其德行,而明习于时务,晨起讲经义,暇则率生徒看山花,听田歌,徜徉亭台池坞之间”。在一劳一逸之中成就学业,启迪后学。他特别提倡讨论式教学和学生自我教育,为了培养学生独立思考的能力,他告诫学生“讲艺论文,有奇共赏,有疑共析”。他提出的“二三子争砥砺,敦品力学,互相规劝”,“择其优者互相传阅,以资观摩”等等,都是上述教学方法的具体运用,收效甚好,备受生徒欢迎。他破除了以往框框式的教书模式,这种教学方式可说是开了现今素质教育的先河。”

在欧阳厚均掌教书院的几十年中,岳麓书院的学生考科中举的特别多。这也是它闻名全国,求学者不远数千里来岳麓书院求学的原因。仅道光五年(1825)岳麓书院的学生就有28人中榜。欧阳厚均正是凭着自己的真才实学使他成为清代著名的教育家,在中国的近代教育史上,可以说还没有哪一位教育家可以与他相提并论,且不说门下弟子“著录者”达三千多人,多为湖南的隽秀,单举其得意门生曾国藩、左宗棠、胡林翼、郭嵩焘、李元度数人,已足以令人惊绝,整整的一部中国近代史都被他的学生写了。

1846年正月,欧阳厚均病逝于家中,葬梅穆村黄沙塘(今安仁县禾市乡新渡村黄仙塘),立碑“诰授通奉大夫欧阳公坦斋之墓”。门下士郑敦谨等为其立衣冠冢于岳麓山,并建专祠于屈子祠侧。同治六年(1867),岳麓书院山长丁善庆为其立传,载《岳麓新志》中。

欧阳厚均一生学识渊博,而且研究学问从未间断过,所写著作甚多。其年轻时就写成了《同怀课艺》,《隶友堂试贴》;在京为官时著《望云书屋试贴》;回到家乡安仁后纂修了《安仁县志》十六卷;主持岳麓书院时编辑岳麓《诗钞》三十五卷,《文钞》十八卷,《词赋钞》四卷,《课艺》十六卷,《岳麓山长传》四卷;晚年著《易鉴》三十八卷等,其全部著作皆收录在《坦斋文集》中,他的书集为子孙后代留下了一份可观的精神财富。

从安仁县走出去的潇湘才子欧阳厚均不但影响了湖南的一代人,而且也改变了安仁几代人的思想观念,到了近现代,安仁崇教之风日盛,“天涯求学三千五,一室同胞两清华”便是真实的写照。

欧阳厚均,他的一生可以说在清王朝科举仕途上是顺心者,从政道路上的失意者,但他在从教事业上可谓辉煌。因为教育,他成为湖南教育史上的一座丰碑,是近代湖湘文化崛起的开启者,是中华民族历史长空中一颗璀璨夺目的明星,现在让我们慢慢地走近这位历史名人。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