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曾铣

曾铣

曾铣(1509~1548),字子重,浙江台州黄岩县(今黄岩区)人,父曾贾。12岁出口成章,父经商结识江都(今扬州)好友,托友携江都延师授课,落籍江都。

始任福建长乐知县,升御史,继为山东巡抚,后任兵部侍郎,总督陕西榆林的定边、安边、靖边“三边”事务。守疆戎边,节节胜利之际,却遭奸臣严嵩陷害,含冤而死。后人将这个冤案编成戏曲《盘夫索夫》,成为名剧。

黄岩建有“三边总制坊”和“曾铣节制三陲坊”,并有“曾铣巷”以示纪念。

曾铣,明嘉靖八年(1529)进士,始任福建长乐知县,任满升御史。初入辽东,即平定辽阳兵变,将辽阳的赵劓儿、广宁的于蛮儿及抚顺叛卒等头目,悉斩诸首恶,悬首边城,全辽大定。朝廷擢曾铣为大理寺丞,迁升右佥都御史,巡抚山东,平定刘仪,上疏说:“民贫不堪重役,请以招集义勇编入,均徭免其杂役。”山东安定,升副都御史。自明英宗土木之变”后,蒙古各酋长相互拼杀,其中俺答势力较强,统一了各部落,控制了漠南,拥有骑兵十万,时常侵掠明朝边境。曾铣请示朝廷修筑了临清外城。工毕,进副都御史。今山东曲阜孔庙的前厅悬匾“太和元气”即为曾铣手迹,署衔为山东巡抚、右副都御史。曾铣在山东三年,后受命巡抚山西,修边墙,制火器,在浮图谷与俺答较量之中获全胜。“经岁寇不犯边,朝廷以为功,进兵部侍郎,巡抚如故。”嘉靖二十一年起,俺答屡入陕西、山西,边民不胜其扰。

嘉靖二十五年(1546),朝廷调曾铣为兵部侍郎总督陕西三边军务,以数千之兵拒俺答10万铁骑于塞门,命参将李珍袭马梁山大营,迫其退兵。同年上疏收复河套,建议不拘一格选拔将领;引黄河水防旱涝,又可限制俺答骑兵。帝准奏,拨银20万两,并罢免反对收复河套的延绥、陕西、宁夏巡抚。次年春,曾铣修筑边墙,出兵河套,拒俺答求和。六月,调集各路总兵围歼,俺答被迫移营过河。曾铣治军严明,副总兵萧汉败绩,铣疏诸将罪,按律惩治。此后总兵仇鸾贻误战机,也被曾铣所劾而夺职入狱。《明史》说曾铣“有胆略,长于用兵”。一岁除夜,曾铣突然命令将领出击,而塞上并无警报。此时将领们正在饮酒,不想出战,就贿赂曾铣身边的通信兵,通过其妾求情。曾铣立斩说情的小兵。诸将不得已披甲连夜出战,果然遇到敌寇,击败之。次日,诸将问其缘故,铣笑曰:“见乌鹊非时噪,故知之耳。”诸将大服。曾铣“色有冰霜,言笑甚寡,长不过中人,其忠勇特立,沉毅善谋”。为山东巡抚就有复套之念,每谈及蒙骑践踏中原,“怒发裂眦而中夜不寝”。后为三边总督,志在复套,亲自规划,天下士人无不倚席以待。

八月,曾铣再上《重论复河套疏》说:“中国不患无兵,而患不练兵。复套之费,不过宣(府)大(同)一年之费。敌之所以侵轶无忌者,为其视中原之无人也。”此时陕西澄城山崩,嘉靖疑为上天示警,疑虑复套之举。 权臣严嵩见帝害怕“土木之变”重演,发动言官上疏收复河套会“轻启边衅”;并勾通仇鸾,诬曾铣掩败不报,克扣军饷,贿赂首辅夏言。帝先罢夏言,命廷臣议曾铣之罪。吏部、礼部、都御史等上奏罪不可免。

嘉靖二十七年一月,夏言、曾铣入狱,六月,三法司以律无正条,且比守边将帅失陷城寨者论斩,但帝必依正条,又重拟交结近侍律斩,妻与子流放二千里。曾铣临刑赋诗:“袁公本为百年计,晁错翻罹七国危”。部将李珍被毒死,夏言亦遭斩刑。曾铣幕下王环千里护送曾妻及二幼子到流放地陕西汉中的城固。铣廉,既殁,家无余资。史称此案“天下闻而冤之”。隆庆元年(1567),给事中辛自修、御史王好问上疏为曾铣雪冤。帝诏赠兵部尚书,谥襄愍,归葬江都王环将曾铣的妻子送回扬州,酬之金帛,不顾而去。万历中期,从御史周磐上疏建祠,准旨在陕西建祠,黄岩县城建“三边总制坊”和“曾铣节制三陲坊”。今遗故居“曾铣巷”。

曾铣,字子重,江都人。自入学作为诸生,就以才华自豪。嘉靖八年(1529)成为进士,授官长乐知县。征召为御史,巡按辽东。辽阳发生兵变,叛卒抓住都御史吕经并加以侮辱。曾铣当时巡抚金州复州,急传檄文征召副总兵李鉴停止吕经的苛政,并为叛乱军士请求赦免。吕经被释放,急走广宁,悍兵于蛮儿等人又捉住吕经进行侮辱。就在这个月抚顺士兵也缚住指挥刘雄父子。正巧朝廷派遣侍郎林庭木昂前往勘察,乱兵很害怕。辽阳兵变的倡首人赵劓儿暗中到广宁去与于蛮儿合谋,想等到镇城官上奏章时,就集众叛乱,被总兵官刘淮察觉,阴谋未得逞。复又结盟死囚,想等到林庭木昂到达,关闭城门搞兵变。但是曾铣已经刺探得到二城及抚顺为恶之人的姓名,密授诸将,将赵劓儿等数十人同一天捕获。曾铣向皇上说:“过去甘肃大同兵变,处置得过轻。群小人说侮辱朝廷命臣,杀主帅,罪罚不过于此,于是相继作乱。现在首恶应当急诛。”于是召回林庭木昂,命令曾铣勘察核实,将诸首恶全部斩首,将首级悬挂边城,全辽大定。
  朝廷提升曾铣为大理寺丞,迁右佥都御史,巡抚山东。俺答多次入侵内地,曾铣请求修筑临清外城。完工后,进为副都御史,过了三年,改派巡抚山西。经过一年敌寇没有犯边,朝廷认为是曾铣的功劳,进职为兵部侍郎,依然负巡抚之任。
  嘉靖二十五(1546)年夏天,以原官总督陕西三边军务。敌寇十万多骑兵从宁塞营入侵,大肆侵掠延安、庆阳境地。曾铣率兵数千驻守塞门,而派遣前参将李珍捣毁敌巢于马梁山北,杀敌一百多人。敌寇听说后,才开始逃遁。捷报奏上皇帝,赏赐他银币。既而敌寇多次入侵,游击高极战死,副总兵肖汉败绩。曾铣上疏皇帝报告诸将的罪状,被按兵律罚治。当时河套敌寇在近塞放牧,零散骑兵往来,居民不敢樵采。曾铣正在修筑边塞,怕被他们扰乱,于是选精兵打击他们。敌寇逐渐退到北方,间或用轻骑入侵抢掠,曾铣又率领诸军将他们驱赶到远处。参将李珍和韩钦多有功劳,皇帝下诏增加曾铣的薪俸一级,赐银币有加。
  曾铣向来喜好功名,又感到皇帝的知遇,更加想有所报达。考虑敌寇占据河套,长久为患中国,于是向皇帝上疏说“:敌贼占据河套,侵扰边疆将近有百年。孝宗想收复而不能,武宗想征讨而没有实现,让吉囊占据作为巢穴。他们出河套则侵略宣、大、三关,以威震畿辅;入河套则入侵延、宁、甘、固,以扰乱关中。深山大川,形势有利于敌而不利于我。封疆之臣当中还没有对陛下说要收复河套的人,因为这是军兴重务;小有挫折损失,灾祸就会接踵到来,鼎烹刀锯,前后受刑。我并不是不知道兵凶战危,而枕戈汗马,切齿痛心已经有些日子了。私下曾谋划着这件事:秋高马肥,弓矢劲利,他们聚集而进攻我们,而我们则分散而防守,让他们占上风;冬深水枯,马无隔夜之粮,春寒阴雨,土地没有干燥的地方,他们的优势渐弱,我们利用这一时机,则中国占优势。我请求用精兵六万,加以山东枪手二千,每当春夏之交,携带五十天的粮饷,水陆交进,直捣他们巢穴。步骑齐发,炮火如雷激荡,则敌寇就不能支撑。这是一劳永逸的办法,万世社稷所依赖的。”于是逐条奏上八项建议。这时,曾铣与延绥、宁夏抚臣想西从定边营,东到黄甫川一千五百里,修筑边墙防御敌寇,请求金币数十万,打算三年完工。奏章一并下到兵部。部臣感到困难,请求下令诸镇文武将吏协议。皇帝下诏书告知说“:敌贼占据河套为患中国已经很久了,我日夜惦念这件事,边臣没有分担主子忧愁的人。现在曾铣倡导恢复边疆的提议很壮烈,其令曾铣与诸镇臣子悉心研究方略,给予修边费用二十万两。”曾铣于是更加坚决。但诸巡抚延绥张问行、陕西谢兰、宁夏王邦瑞及巡按御史盛唐以为困难,长久不到一起会奏。曾铣大怒,上疏向皇帝请求,皇帝责备了诸位巡抚。等到张问行被罢后,杨守谦代替他,杨守谦的意见与曾铣相同,曾铣于是集合诸臣逐条奏上方略十八事,之后又献上阵营图八幅,皇帝以赞赏性的口气下旨让朝廷讨论。
  廷臣看到皇上的意思是向着曾铣,都与曾铣说的一样。皇帝忽然拿出亲笔诏书晓谕辅臣说:“现在驱逐河套逆贼,师出果真有名吗?土兵粮食果真有余,一定能够成功吗?一个曾铣何足道之,如生民荼毒怎么样?”当初,曾铣建议的时候,辅臣夏言想依靠他来立大功,因而极力主张这样做。这时听到这话,感到非常惊骇,请求皇帝自己裁决。皇帝下令刊发手诏,普遍发给参加讨论的诸臣。当时严嵩正与夏言有仇隙,想借此来搞垮夏言,于是极力言说河套一定不能收复。暗中诋毁夏言,故意引罪请求罢职,以便激怒皇帝。不久又明显攻击夏言,他说“:向来拟旨褒奖曾铣,我都没有事先听说。”兵部尚书王以旗会集廷臣复奏,于是全部与以前说的不一样,说河套不可能收复。皇帝于是派官逮捕曾铣,调出王以旗代替他;责怪科道兵不说话,一概在朝廷上用杖拷打,停发薪俸四个月。皇帝虽然恼怒曾铣,但是并不想杀他。咸宁侯仇鸾镇守甘肃时,因阻挠边事遭曾铣弹劾,被逮捕问罪。严嵩过去向来与仇鸾亲近。他获知曾铣的好友苏纲,是夏言继妻的父亲,苏纲与曾铣、夏言曾经往来通话,于是代替仇鸾狱中草就疏章,诬告曾铣掩败不奏,克扣军饷上万,并派儿子曾淳跟着他的亲信苏纲贿赂当权者。这种话绝对没有佐证验检,但皇帝深信他的话,立即将曾淳、苏纲下诏狱。给事中齐誉等人看见皇帝非常愤怒曾铣,请求早日将他依法处置。皇帝责怪齐誉党奸避事,降级调出朝廷任职。等到曾铣押到,法司将他犯的罪比拟边帅失陷城寨所犯的罪。皇帝依照法律正条,将曾铣以交结近侍的条律斩首,妻子流放二千里,即日执行刑法。曾铣死后,夏言也坐罪被斩,而仇鸾被释放出狱。
  曾铣有胆略,擅长于用兵。有一年的除夕之夜,突然命令诸将出战。当时塞上没有警情,诸将刚刚准备酒席,不想出战,贿赂铃卒,叫他向曾铣的妻子求情推缓出战。曾铣将铃卒斩首示众。诸将不得已,半夜三更披甲出战。果然遇到敌寇,并将他们击败。第二天入贺完毕,诸将请问原因。曾铣笑着说“:发现乌鹊鼓噪得不是时候,所以才知道的。”诸将都很信服。曾铣廉洁,他死了以后,家里没有剩余的财产。
  隆庆初年,给事中辛自修、御史王好问为曾铣辩冤说曾铣志在立功,身遭重法,认识他和不认识他的人,至今都沉痛悼念他。皇帝下诏赠官兵部尚书,谥号襄愍。万历年间,听从御史周磐的请求,在陕西为曾铣建祠纪念。

曾铣倡议收复河套,即使不合政府大臣的意愿,也属不同政见,而不致死罪。七十余年后的天启年间,同样反对收复河套的首辅大学士朱国桢,认为曾铣“功虽未就,其志可哀”。曾铣被害罪名是犯“交结近侍官员律”。手握兵权的边关将领与内廷大臣私下交接犯封建朝廷的大忌。奸相严嵩深谙此道,为罗织罪名置首辅夏言于死地,从曾铣着手。被曾铣劾奏下狱的甘肃总兵仇鸾是严嵩的同党。严嵩知道曾铣与同乡苏纲关系密切,而苏纲的女儿是夏言的继妻。严嵩代仇鸾于狱中草疏,诬陷曾铣掩盖败绩不报,克扣军饷巨万,派遣其子曾淳通过苏纲贿赂首辅夏言,“交关为奸利”。仇鸾之上疏完全是无中生有,史称“其言绝无左验”。而嘉靖帝完全相信仇鸾的诬陷之词,立即下诏逮捕了曾淳和苏纲。及铣至,嘉靖亲拟“当铣交接近侍律斩,妻子流两千里,即日行刑。”曾铣一案是明代的大冤案。史称“铣廉,既殁,家无余资。”曾铣自任山东巡抚至后为三边总督,复套之念由来已久。当时人称“闻其所制火车地炮等攻具数万,皆可用”,“规画措置,种种次第,公非寡谋而轻发者也”。这样一代名将成为残酷政治斗争和嘉靖阴损乖张脾气的无辜牺牲品。据明世宗帝纪记载,曾铣死后的十余年间,边境从不宁静。

鞑靼人多为骑兵,为了能用步兵制胜,曾铣购置了大批战车,双方交战时,他将战车环立布阵,在车上配置一定数量的弓箭手,车四周复设士兵。当鞑靼骑兵来袭时,战车上弓箭手矢发如雨,战车四周的士兵见机斩马足,挑骑兵。因而,曾铣能每战必胜,鞑靼无不败北,惊呼曾铣之兵为“天兵”。

曾铣还善于运用火炮杀敌。一次鞑靼人来围城,只见城门口立一高高木架,架上木偶载歌载舞,而全城却偃旗息鼓,没有一丝动静。这立即引起了鞑靼人的警觉,便不敢贸然攻城。而士兵却感到好奇,纷纷聚集在一起观望,因而,一时人声嘈杂,纷乱不已。突然间,只听城中军号突起,架上巨炮先发,紧接着,城楼各处火炮齐鸣,于是,围观的鞑靼士兵被轰得落花流水。而这时,城内士兵又随之而出,斩获敌人无数。

曾铣还自己创建了一种叫做“慢炮”的火器,就犹如当今的手榴弹一般。其“炮”圆如斗,外缠五色装饰,中设机关,内藏火线。战时,扔在对方进攻的路上。鞑靼人见了甚是惊奇,不知为何物,便环立观看。谁知,早已点燃的火线顷刻烧到尽头,火药爆炸,死伤者甚众。鞑靼人称为“神物”,竟称曾铣为“曾爷爷”。

曾铣还是地雷的发明者。据史载,“曾”式地雷是这样的:“穴地丈余,藏火药于中,以后覆四周,更覆以沙,令与地平。伏火绳于下,系发机于地面人不注意处。过者蹴机,则火坠药发,石飞坠杀,敌惊为神。”

王环是沧州回族人,“虬髯铁面,负膂力善骑射”,曾铣闻其勇,招入帐下,让其教兵士射箭。曾铣被捕入狱后,托王环照顾其妻儿:“上怒甚,死自吾分。顾吾妻子奈何流落边鄙,为沟中瘠乎。”王环流泪回答:“公无忧也,某力能致之归。”曾铣死,妻、子流放陕西汉中城固。王环用小车载夫人与其二子从小路护送发配地。白天为曾妻、子准备汤粥,夜里露宿在旅店外,几千里不懈。20年后,曾铣沉冤昭雪归葬江都。王环又将曾铣的妻、子护送回扬州,“酬之金帛,不顾而去”。曾铣可为识士,托付得人。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