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应仁之乱

应仁之乱

应仁之乱(日语:仁の乱),是1467年1477年日本室町幕府时代的封建领主间的内乱,在八代将军足利义政任期内幕府管领的细川胜元山名持丰守护大名之间发生争斗。

应仁之乱开启了日本战国时代。战乱后,幕府将军、守护大名和庄园领主贵族的力量更加衰弱,日本历史进入新兴的战国大名互相混战的战国时代。

室町幕府统治时,三代将军足利义满、四代足利义持时不但平定了守护大名的叛乱,还成立了拥护将军统治的宿老政治,但1441年嘉吉之乱中6代将军足利义教被杀,7代将军同母兄的足利义胜9岁便接替了将军一位。义胜仅任不到一年便去世,结果义胜的二弟义政管领的富山持国被推选,8岁继承了将军的职位。

义政在母亲日野重子和爱妾今参局、以及家宰伊势贞亲和季琼真蕊等周围影响下长大。没有主见的文化人义政缺乏统率守护大名的霸气,被幕府实权者管领家的胜元、四职家的宗全、正室日野富子等所左右。

义政厌倦了持续打仗的土一揆和政治混乱,随后沉溺于茶、作庭、逗猴子等隐居生活。但直到29岁富子以及侧室等也没有生男子,以此为理由打算把将军职位让给其弟净土寺门迹足利义寻而隐居。义寻则以义政29岁尚为年轻、富子以及侧室之间仍有生男子的可能为由,一直拒绝将军职位就任的邀请。

1464年(宽正5年11月26日),义寻起文:”今后即便生男子也让其入僧门不继承家督“,对再三劝说就任将军职位的义政,还俗名为足利义视移居至今出川邸。

足利义政早年无子,1464年以弟足利义视为继嗣、以细川胜元为保护人。次年其妻日野富子生子足利义尚,以山名持丰为保护人。二者争夺继嗣地位的斗争,使中央势力发生分裂。在守护大名各领国内,地方领主力量也不断增大,并干预守护大名的继承纠纷,因而守护大名的势力也发生分裂。以细川胜元和山名持丰的对立为中心,中央与地方封建势力的分裂日趋激化。

镇压嘉吉之乱有功的宗全虽对再兴主谋者赤松氏表示极力反对,但1458年,女婿胜元为图削减宗全势力恢复赤松政则的播磨国守护职,两者间产生了尖锐的对立。1465年发生的武卫骚动中,分别任命以宗全为后盾的斯波义廉和以胜元为后盾的斯波义政的家督之间产生了对立。甚至在富政亲和富幸千代的家督之争中胜元和宗全也完全对立。

1465年(宽正6年)11月23日,义政和富子生了足利义尚之后,富子非常希望拥立亲生儿子义尚为将军,她拉拢宗全,暗中阻止义视成为将军的职位。当然,宗全和义视的接班人胜元产生了对立,为了争夺将军家的家督之位,全国的守护大名完全分化成胜元派和宗全派两派,两者之间的对立也就变得不可避免。

1466年7月,义政接受伊势贞亲、季琼真蕊等的进言将斯波氏的家督由斯波义廉转给斯波义敏。与义廉有亲缘关系的宗全则与一色义直和土岐成赖一起支持义廉,同时期大内政弘被赦免后,细川胜元也开始支持义廉。虽然贞亲散布足利义视即将谋反的流言,但义视依靠胜元证明了自己的清白,贞亲以诬陷罪而失足。贞亲逃亡近江,季琼真蕊、斯波义敏、赤松政则等人相继失足被逐往京都,这便是宗全与胜元所协助的文正政变

胜元派的山政长和宗全派的山义就之间围绕家督继承权的斗争激化,义政的反复无常更是为两派的对立火上浇油。1455年(康正元年)义就被义政放逐,从兄弟政长继承了山家总领一职。其后,义就依赖宗全的力量可以复职将军。

1467年(应仁元年)正月2日,在将军邸的花之御所(室町第)赦免义就。义政向政长讨伐,因此于正月按惯例到管领邸的活动被中止,同年正月5日义就在宗全邸开始酒宴。其间义政承认义就山家总领,并明确要求让渡政长春日万里小路屋敷。

政长突然辞任管领,下一任管领是山名派斯波义廉。胜元尝试说服义政签署义就追讨令,但是被义政夫人日野富子察觉,于是情报传于宗全派,从而败露。

宗全利用这次有利的政局,在自邸周围驻扎了同盟守护大名的士兵,并包围皇局中的内里和花之御所,义政希望允许政长和胜元离开。但义政没有承认放逐胜元,宗全派众大名不承认,义就就此向政长作出攻击。义政从被废嫡认定为贼军的政长向胜元求援、胜元准备作出反击。

正月17日、政长在秃邸放火,率兵在上御灵社(京都市上京区)布阵。义政闻到山内斗后尝试禁止、宗全吩咐后土御门天皇后花园天皇到室町亭避难,义就尝试协助义政。

御灵社被竹林包围、西方的河流向细川军流动、南方为相国寺堀的位置。义就由释迦堂出兵、被拥戴斯波义廉、山名政丰、朝仓孝景分别攻击。战场维持到傍晚,政长夜半向寺社放火,并逃走到胜元邸。御灵之战山的内战,使宗全政变失败而终。

御灵之战之后,细川胜元从领地四国的9个国家集结兵力,赤松政则从播磨进攻山名领。在京都细川方兵队烧毁宇治及淀等地的桥梁,固守四门。5月武田信贤、细川成之等人进攻若狭的一色氏领地,在都城一色义直宅邸和西军诸将住宅也遭到袭击,斯波义敏从尾张向远江进攻。4月足利义视尝试调停。

5月,胜元尝试呼吁所有的同盟,控制花之御所,以保护将军作为名义在室町亭迎接天皇和上皇。胜元在今出川邸自宅布置本阵,6月受到义政的要请授与牙旗。宗全在5月进行评定,于五通大宫东布置本阵。细川方面有斯波义敏、山政长、赤松政则、京极持清等,大本营在将军驻地幕府,称东军。山名方面有斯波义廉、山义就、一色义直、六角高赖等,大本营在幕府以西的山名持丰邸,称西军。《应仁记》记载东军兵力有24国16万,西军有20国11万。在人口只有22万的京都喊杀连天,后土御门天皇和后花园上皇紧急逃难至足利将军宅邸。

在京都集结众将领,由北陆到信越、东海筑前国丰后国的大半、关东地方东北地方九州部份势力正在留意战况。

最初,号称官军的东军将西军从内里和花的御所周边驱逐,皇室为了确保义政在有利的情况下决定进军, 6月山名军以数万兵力上洛,于8月由周防大内政弘和四国的河野通春七国的军势、以水军身份入京、西军的势力开始回复。在相国寺之战后,由于两军的激战下,出现不少死伤者,最终此战不分胜负。

应仁元年8月29日,义视突然离开东军并逃到伊势国投靠北教具。义视离开原因可能为武卫骚动以及因文正政变而被追放的宿敌伊势贞亲试图恢复义政政权。这可能是当时义政与义视之监护人胜元倾向废义视而立义向为将军的主要原因。

没有履行将将军职位让位给义政之承诺,义视为了就任将军开始催促胜元注视,时仍出家的义尚。义视在义尚诞生的时候已经在将军府之处。

之后,留在伊势国一段时间的义视,在胜元和义政游说下返回东军,但又再次逃走到比睿山。被义尚拥立的胜元,事实上已经将义视追放。应仁元年11月23日,西军在比睿山迎接被拥戴为“新将军”的义视,试图与东军对抗。

战争中,东军控制将军足利义政、后土御门天皇和后花园天皇,西军则控制义视和南朝的后龟山天皇之重孙,双方均以自己为正统,称对方为贼军。由于两军皆无法占优势,实际交战的情况只是少数。文明年间属于东军的足轻骨皮道贤在后方以游击战搅乱,其实亦包括了强盗集团的部队。

长期的战乱以与盗贼横行使京都市街地荒废。由于守护大名的介入,使战线拉长,众人名不能在京都附近进行战场。这导致东西军的厌战气氛增大。

1472年,两军首脑开始和谈。1473年(文明5年)有较大的变化,3月18日山名宗全(70岁)以及在5月11日细川胜元(44岁)相继死亡,12月19日义政将将军让位给义尚后居。1474年(文明6年)4月3日,宗全之子山名政丰以及胜元之子细川政元达成了议和。但因赤松政则、山义就和大内政弘反对,未能实现。

之后仍然有残存势力继续进行小规模战争。1477年9月,山义就由于领国不稳率军返回河内。大内政弘也在幕府重新承认他对周防国长门国丰前国、筑前国等领国的统治权。1477年(文明9年)11月11日政弘撤回到周防国撤收,以致西军在事实上已经瓦解。11月20日,幕府为了祝贺“天下静谧”进行祝宴,使维持了十年的应仁之乱终于完结。

1467年3月,47岁的日本水墨画画圣雪舟搭乘遣明船自博多港出发,一路往浙江省宁波航行。两年后回国时,京都和大阪均因战乱尽为焦土。

应仁之乱促使了将军与守护大名的没落,就像斯波氏守护代朝仓孝景(另一守护代为织田氏)得到守护大名的地位足为象、真正拥有实力者的身份日渐上升。这种称为下克上的效应不断在全国扩散,守护大名们转化为战国大名,日本的室町时代步入战乱期,时人称为战国时代。残存下来的庄园制度等旧制度开始迅速崩坏、持新的价值观的势力开始登场。

应仁之乱结束后政长与义就的战争依然在山城国继续,受到不断战乱之苦的人民以国人为中心团结在一起、得到细川胜元的后继者细川政元为后盾、发起山城国一揆把两派赶出山城国。

旧势力的没落以及新兴势力的抬头,贯穿室町时代的关键词就是“旧势力的没落以及新兴势力的抬头”。从镰仓时代后期开始,以名门武家公家为首的旧势力不断被随生产力上升而壮大的国人、商人农民等取代已有权益。

另外,由守护大名合议制组成的联合政权室町幕府中,除了3代将军足利义满以外,刚成立时将军的权力基础都十分脆弱,同时守护大名也自身难保,他们的权力渐渐受到守护代或有力家臣强大的影响。

在那个时候、由长子继承家督政权的体制因种种原因并未完全确立,这就是将军家守护大名家为了争夺家督而发生的“御家骚动”的原因。

以长子继承家督、在丰臣秀吉天下统一以后制度化江户幕藩体制中确立,在明治时代的旧民法法制化以及在战后的民法继续修正。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