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布尔什维克党

布尔什维克党

“布尔什维克”是俄文“多数派”的音译,它是列宁创建的俄国无产阶级政党。与之相对的是“孟什维克”,俄语意指“少数派”。在1903年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二次代表大会上,一个新型的无产阶级政党布尔什维克党宣告诞生。布尔什维克党的建立是俄国工人运动史上的重大转折点,推动了俄国革命运动的发展,它不但对俄国革命历史的进程而且对后来的整个国际共运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在1903年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二次代表大会上,一个新型的无产阶级政党布尔什维克党宣告诞生。 布尔什维克是Bolshevik的音译词。俄语音译过叫布尔什维克,在俄语中是多数派的意思。布尔什维克党是列宁同志建立的无产阶级革命政党,与孟什维克决裂,苏维埃俄国建立后改名为共产党,因此俄国共产党也叫布尔什维克党即俄共(布)。

1883年,在普列汉诺夫的领导下,俄国成立了第一个马克思主义的政治组织“劳动解放社”。1895年5月,列宁日内瓦会见了普列汉诺夫,与“劳动解放社”建立了联系。这一年的秋天,列宁回到俄国,把彼得堡分散的马克思主义小组统一组成“工人阶级解放斗争协会”。协会成立不久,列宁就被逮捕,后流放到西伯利亚,因而未能参加1898年3月1日举行的俄国社会民主工党成立的第一次代表大会。

这次代表大会没有完成制定党纲和党章的任务。1900年,列宁结束了他的流放生涯,迫于国内环境严峻,他到国外致力于创办政治报刊的工作。同年12月,《火星报》在国外出版。列宁在《火星报》上发表了一系列文章,宣传马克思主义的建党学说。1901-1902年,他又写了《怎么办》一书,为建立一个马克思主义的政党奠定了思想基础。

1903年7月,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的第二次代表大会在布鲁塞尔召开,大会主席团的主席是普列汉诺夫列宁为副主席。大会的主要议程就是通过党纲和党章。在有关党的纲领上要不要写上无产阶级专政和党章关于党员资格的问题上引起了激烈的争论,投票表决的结果是:在党纲问题上通过了列宁的意见,写上无产阶级专政的条文,但在党员资格问题上列宁的意见被否决了。

只是在最后选举党的中央领导机构时,由于部分反对列宁的代表退出大会,导致拥护列宁这一派代表形成多数。俄国社会民主工党从此形成两派即多数派和少数派,布尔什维克是俄文多数派的译音,少数派俄文的译音为孟什维克。但这两派在1912年以前并未公开分裂。1912年,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六次代表大会召开。在这次大会上,布尔什维克孟什维克公开分裂,布尔什维克从此成为独立的马克思主义政党,简称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布)。

十月革命后的1918年3月,在党的第七次代表大会上根据列宁的提议,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布)改名为俄国共产党(布),简称俄共(布)。1925年4月,在党的第十四次代表大会上又把俄国共产党(布)更名为苏联共产党(布),简称联共(布)。

布尔什维克党的成立标志着列宁主义的诞生,列宁领导下的布尔什维克党是俄国十月革命胜利的关键因素。

十九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资本主义的公平竞争发展到顶点。在这一段时期里,欧美资本主义国家工人运动的发展,马克思主义在许多国家的广泛传播,为工人政党的建立创造了条件。从60年代末到80年代初,在一些资本主义国家相继成立了群众性的工人政党。例:在1869年成立了德国社会民主工党(爱尔维斯派),1876年成立了美国劳动人民党,1879年诞生了西班牙社会主义工人党和法国工人党,1881年成立了英国民主联盟,1882年意大利工党宣告成立,等等。

同欧美一些资本主义国家相比,俄国是一个后起的资本主义国家,国内的工人运动发展较晚。但是,到了十九世纪8090年代,随着俄国资本主义的迅速发展,工人运动也在俄国蓬勃兴起,马克思主义得到广泛传播。1883年秋,由普列汉诺夫、阿克雪里罗得、捷依奇、查尔利夫等人所建立的“劳动解放社”,对于在俄国传播马克思主义和促进俄国工人运动的发展起了很大作用。劳动解放社的成立,推动了彼得堡莫斯科基辅、敖德萨等地的社会主义团体和马克思主义小组的诞生。1895年,根据列宁的建议,把彼得堡二十来个马克思主义小组联合起来,组成了一个秘密的社会民主主义组织“工人阶级解放斗争协会”。这个协会的正式成立,是俄国工人运动史上的重大事件,它为在俄国成立工人政党做了思想上和组织上的准备。

这个协会是在以列宁为首的中心小组领导下进行工作的。列宁要求协会加强同工人运动的联系,加强对工人运动的政治领导。这个协会把工人运动的经济斗争同反对沙皇专制制度和反对资本主义压迫的政治斗争结合起来,实现马克思主义与工人运动的统一。当时积极参加这个协会工作的有列宁的战友娜康克鲁普斯卡娅、格马克尔日札诺夫斯基,阿亚瓦涅也夫等人。

在工人阶级解放斗争协会的影响和推动下,自十九世纪90年代中期至末期,俄国其他城市和一些地区也相继成立了类似的协会和革命团体。在莫斯科建立了“工人协会”,在西伯利亚成立了“社会民主协会”。在伊凡诺夫?沃尔斯克夫、亚罗斯拉尔夫、科斯罗特夫、图拉喀山、萨马维拉夫、基辅、叶克维诺斯、尼古拉耶夫等城市相继出现了一批马克思主义团体,在南高加索拉地区也建立了社会民主主义组织。

1898年3月1日3日,俄国几个地方的社会民主主义组织的代表,聚集在白俄罗斯明克斯郊外的一所小木房里,秘密地举行了第一次代表大会。大会代表共9人,他们代表6个组织,彼得堡、莫斯科、基辅和叶卡特林诺斯拉夫的社会民主主义组织代表各1名,崩得代表3名,基辅《工人报》小组代表2名。列宁因在西伯利亚流放地而未能出席。

这次大会(史称“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一次代表大会”)通过了关于建立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的决定,选出了阿约克列美尔、斯伊拉德琴柯和鲍勒艾伊杰里曼3人组成的中央委员会。大会发表了“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宣言”,指出:“俄国工人阶级应当用自己健壮的肩膀承担起争取政治自由的事业,并且一定能够把它承担起来……

俄国无产阶级将摆脱专制制度的桎梏,用更大的毅力去继续同资本主义和资产阶级作斗争,一直斗争到社会主义全胜为止。”

这个宣言的发表,对于俄国无产阶级的政治斗争无疑是起了很大的推动作用,代表大会宣告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的诞生,对于俄国无产阶级是一个很大的鼓舞。但是,在这次代表大会的宣言和决议中对于建立无产阶级政党的一些基本原则,诸如无产阶级在革命中的领导权问题、无产阶级的同盟军问题、无产阶级夺取政权和无产阶级专政等问题,都未很明确的提出来。而且,在这次大会上没有制订出统一的党纲、党章,作为党员进行工作的准则。大会虽然选出3名中央委员,但在大会闭幕后不久,有两名中央委员很快被沙皇政府逮捕。在形式上建立起来的俄国社会民主工党,没有一个强有力的中央领导机构。俄国各地的社会民主主义组织思想上涣散了,组织上不统一。

所以,一个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和具有严密组织的俄国无产阶级政党,实际上还没有建立起来。摆在俄国马克思主义者面前迫切而重要的任务,就是要继续为建立新型的马克思主义政党而继续斗争。

布尔什维克派的领袖人物列宁认为,社会民主工党应该建立一个以少数“职业革命家”为核心、多数党员对其绝对服从的组织模式,即所谓民主集中制。遭到了党内另一派的质疑和反对。1903年在布鲁塞尔和伦敦举行的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二次代表大会上,布尔什维克派与党内的另一派孟什维克因意见不合最终分道扬镳。在《火星报》编辑部领导层选举时,由于布尔什维克人数多于对方,因此以俄语“多数派”得名。1917年,布尔什维克通过十月革命以暴力夺取了俄国政权,最终在日后成为苏联共产党。虽然布尔什维克在俄语当中的意思是多数派,但是直到1917年十月革命的时候,布尔什维克在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当中实际上一直是少数派。

彼得堡工人阶级解放斗争协会和这些革命组织的出现,把在俄国成立工人阶级政党的任务提上了日程,列宁提出效仿民意党,建立一套围绕少数“职业革命家”为核心、党员对核心高度服从的集权化的组织模式,即民主集中制。并认为党员应严密组织化,人数应受到限制,“凡承认党纲、在物质上支持党并亲自参加党的一个组织的人,才可以作为党员”。认为普通的支持者必须排除于党外。而列宁的老友兼同学马尔托夫反对列宁的观点,坚持以第二国际为建党模式,主张把一切愿意入党的人全部吸收进来,并认为党员并不需要高度集中化组织化,只需“经常亲自协助党”就行了。列宁的民主集中制也同样受到罗莎卢森堡托洛茨基等人的质疑,后者严厉的批评列宁不是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而是“雅各宾俱乐部分子”,是“新的罗伯斯庇尔”。起初两派的争执尚未达到不可调和的程度。但在火星报编委会选举中,列宁要求裁减编委的人数以削减马尔托夫支持者比例,引起后者的不满和退出编辑社,最终使两派逐渐走向分裂。

十九世纪和二十世纪之交,俄国经济派的机会主义(经济主义)在社会民主主义运动中有较大的影响。经济派通过他们的舆论阵地《工人思想报》和《工人事业》杂志宣传自己的观点,对俄国工人运动产生很大的消极作用。他们以工人利益的代言人自居,对工人群众有一定的迷惑力。经济派的机会主义是使俄国社会民主主义组织陷于思想混乱和组织涣散的重要原因。因此,批判经济派,肃清工人运动中的经济派思想,是建立新型的马克思主义政党的重要前提。

经济派的主要代表人物有:《工人思想报》主编康米塔赫塔廖夫(18711925年)、经济学家谢尼普罗柯波维奇(1871-1955)、政论家叶、德康斯柯娃(18691958年)、《工人事业》杂志编辑波纳克里切夫斯基(18661919年)、亚萨马尔丁诺夫(18651935年),还有曾经加入民意党的弗彼阿基莫夫(马赫诺韦茨,18721921年)。经济派的机会主义观点最先在《工人思想报》上反映出来。1897年出版的《工人思想报》和1期上写道:“为经济地位而斗争,为切身的日常利益而同资本家进行斗争,这就是工人运动的座右铭”。他们仅仅号召工人从事经济斗争,向资本家要求提高工资、改善劳动条件、缩短工作日等等。经济派歪曲马克思主义关于政治斗争的含义,认为任何工人的自发行动都是政治斗争。经济派提出了一个所谓“阶级论”的理论,认为社会民主主义运动先是纯粹的经济宣传,其次是同经济斗争相联系的政治宣传,最终才是政治宣传。

经济派分子所持的机会主义观点,主要是表述在一篇名为《信条》(1899年发表)的文件中,它是由库斯科娃和普罗柯波维奇共同起草的。《信条》赞同伯恩施坦主义,说“在西方造成了现在称为伯恩施坦主义的东西,造成了马克思主义的危机。工人运动从《共产党宣言》发表时起到伯恩施坦主义出现时止的发展是一种最合逻辑的进程。”《信条》还攻击马克思主义“固执己见”,“否定一切”,“对于社会阶级的划分持过分死板的看法”。据经济派看法,这种原始的马克思主义,“将让位于民主主义的马克思主义,而党在现代社会中的社会地位也应该发生急剧的变化。党将承认社会;党的限于小团体的任务,多半是宗派主义性的任务,将扩大为社会的任务,而它那种夺取政权的意图,就会按现代实际情况根据民主原则变成改变或改良现代社会的意图。”《信条》否认无产阶级独立的政治作用和建立无产阶级政党的必要性,认为俄国马克思主义者的出路只有一条,就是帮助无产阶级进行经济斗争,并且参加自由资产阶级反对派的活动。

对于经济派的这种修正主义观点,列宁在1899年9月写成的《俄国社会民主党人抗议书》中进行了深刻的批判。列宁指出,马克思主义把工人阶级的经济斗争和政治斗争结合成了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信条》作者们企图把这两个斗争形式分开,是一种最拙劣、最可悲地背弃马克思主义的行为。经济派“力图抹杀无产阶级斗争的阶级性质,用所谓‘承认社会’的无稽之谈来削弱这个斗争,把革命的马克思主义降低为一种庸俗的改良主义思潮。”针对经济派否认建立无产阶级政党的必要性这样一个重大原则问题、列宁明确回答说,“无产阶级应该努力建立独立的工人政党,党的主要目的应该是由无产阶级夺取政权来组织社会主义社会”。

《俄国社会民主党人抗议书》(以下简称“抗议书”),是俄国马克思主义者同经济派作斗争的一篇纲领性的宣言。这份抗议书曾在流放西伯利亚的马克思主义者的会议上通过,在它上面签字的有列宁、克鲁普斯卡娅、瓦涅也夫、克尔日札诺夫斯基、维康库尔纳托夫斯基、潘尼勒柏辛斯基、米亚西尔文、亚西、沙波瓦洛夫,瓦瓦斯塔尔科夫、叶瓦巴拉姆津、奥亚恩格贝尔格等17人。当时,普列汉诺夫也参加了反对经济派的斗争,他在《供〈工人事业〉编辑部用的向导》文集中转裁了这份抗议书。这份抗议书在俄国社会民主党组织中得到了广泛的传播,俄国各地的马克思主义者正是在读过它之后,纷纷起来批判经济派的机会主义观点。这份抗议书对在俄国建立新型的马克思主义政党起了推动作用。此外,普列汉诺夫本人也写有《一个社会民主党人的笔记摘录》(1900年)、《再论社会主义与政治斗争》(1901年)、《下一步是什么》(1901年)等文章,对经济派进行了批判,指出他们背离了马克思主义。

以列宁为首的俄国马克思主义者所以如此重视同经济派作斗争,因为经济派的思想就是伯恩施坦主义的变种。伯恩施坦竭力歪曲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则,攻击马克思的阶级斗争理论,反对马克思关于社会主义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的学说。伯恩施坦提出了一个著名的机会主义公式:最终目的是微不足道的,运动就是一切。他认为工人运动的唯一任务,就是为改善阶级的经济状况,争取暂时的实际利益。俄国经济派正是师承伯恩施坦主义。所以,列宁指出,经济派企图利用时髦的伯恩施坦主义,“以便打起新的旗帜传播旧的资产阶级思想”。列宁还说经济派的重要代表人物“是伯恩施坦的热烈拥护者”,甚至是一位比伯恩施坦本人“更为激烈的伯恩施坦主义者”。

经济派不但接受了伯恩施坦的一些观点,而且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受了俄国合法马克思主义的影响,合法马克思主义也是经济派机会主义的思想来源。以资产阶级经济学家彼伯司徒卢威为代表的合法马克思主义者,认为资本主义在俄国将是稳固而持久的。他们阉割马克思主义关于无产阶级革命的学说,力图使马克思主义适应自由资产阶级的要求。经济派的观点正是同合法马克思主义的观点相吻合的。除了这些思想来源,经济派机会主义的出现还有其社会基础,那就是俄国小资产阶级的自发势力和俄国无产阶级成份复杂,其中不少人来自农民。经济派赞美小资产阶级的自发势力,崇拜工人运动中的自发性和否定工人运动中自觉性的作用。据经济派看来,既然历史上的一切是根据不变的规律来实现,那末自觉性因素在社会历史发展中就不起什么作用;一切有计划的自觉行动是不必要的,因为这是一种强加于客观历史进程的力量。经济派无视自觉性的作用,自然也就否认革命理论和党的作用。他们认为,工人阶级可以自发地走向社会主义,党不应当干预和指导工人运动。

列宁在1902年写成的《怎么办?(我们运动中的迫切问题)》一书,对经济派的这些反马克思主义观点作了全面系统的、深刻的批判。列宁指出,“对工人运动自发性的任何崇拜和对‘自觉成分’的作用即社会民主党(工人政党引者)的作用的任何轻视,都是完全不管轻视者自己愿意与否加强资产阶级思想体系对于工人的影响”。因为崇拜工人运动的自发性,就会使无产阶级政党变成消极无为的力量,或者使无产阶级政党成为工人运动的尾巴。

这实际上就是不要无产阶级政党,从而也就使俄国工人阶级在沙皇专制制度和资产阶级面前解除武装。经济派还否认向工人阶级灌输科学社会主义思想意识的必要性,认为社会主义思想体系可以从自发的工人运动中自然而然地产生出来。针对经济派盲目地崇拜工人运动的自发性和否认先进理论的意义,列宁特别强调了革命理论的巨大作用。他指出:“没有革命的理论也就不可能有革命的运动。”“只有以先进理论为指南的党,才能实现先进战士的作用”。工人阶级本身不能独立地创造出社会主义意识,只有以先进理论(马克思主义)武装的党并通过自己的活动,才能把社会主义意识灌输到工人阶级队伍中去,从而使工人阶级自觉地为实现社会主义而斗争。

列宁的《怎么办?》一书,有力地批判了伯恩施坦的信徒经济派,在思想上彻底粉碎了经济派的机会主义,从而为建立新型的马克思主义政党扫清了思想上的障碍。经济派思想上的机会主义同他们在组织上的机会主义是分不开的。他们维护党的组织上的涣散,赞美工人运动中行会手工业方式和小组习气。列宁在《怎么办?》一书的第四章、第五章中批判了经济派在组织上的机会主义,论述了工人革命运动和无产阶级政党的组织任务,要求建立统一集中的、有严格组织纪律的无产阶级政党,从而能够充分发挥其应有的战斗力。

当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一次代表大会召开的时候,俄国还没有办起一个有重大影响的、全国性的马克思主义的政治报纸。而这样的报纸对于无产阶级政党来说,是很必要的。1900年列宁等人创办的《火星报》,是二十世纪初俄国马克思主义者的重要宣传阵地,它为创建真正的俄国马克思主义政党作出了重大贡献。当列宁还在西伯利亚流放期间,他就周密地考虑办报和建党计划。1900年1月,列宁离开西伯利亚流放地,马上着手实现他酝酿已久的办报计划。这一年的上半年,列宁到乌法、莫斯科、彼得堡、斯摩棱斯克等地会晤一些马克思主义者,同他们讨论办报方针,并商量如何筹集办报资金。同年7月,列宁来到瑞士,会见了劳动解放社的主要成员普列汉诺夫、阿克雪里罗得、查苏利奇。他们商定在国外出版《火星报》。该报先是在莱比锡出版,尔后在慕尼黑、伦敦、日内瓦等出版。《火星报》编委会由列宁、普列汉诺夫、马尔托夫、阿克雪里罗得、查苏利奇、波特列索夫6人组成。列宁实际上是这个报纸的主编和组织者,他除了要周密地考虑报纸的政治方针和撰写社论外,还要花费大量的精力去亲自组稿、审阅文章校样。克鲁普斯卡娅曾担任过《火星报》编辑部的秘书。

火星报》创刊号于1900年12月付排问世。报头题词摘自俄国十二月革命党人致著名诗人普希金信中的诗句:“且看星星之火,燃成熊熊之焰!”这充满激情的简短诗句,表达了办报人对无产阶级革命的必胜信念。这个报纸的出版,不但激励了侨居国外的俄国马克思主义者,而且推动了俄国国内工人阶级的革命斗争。报纸秘密运送到俄国国内散发,工人们竞相阅读。《火星报》不单单是革命舆论机关,而且成了俄国工人运动领导中心。在当时反对沙皇专制政府的运动中,存在着机会主义团体(经济派)和其他小资产阶级团体(民粹派等)。这些团体虽然反对沙皇专制主义,同时也反对马克思主义和反对工人阶级的社会主义目标。马克思主义者必须同暂时的同路人以及各种机会主义分子划清思想界限。首先是同伯恩施坦的的信徒经济派划清界限。当《火星报》出版之际,该报编辑部发表声明说:“我们主张彻底发展马克思和恩格斯的思想,坚决反对爱伯恩施坦、彼司徒卢威和其他许多人轻率提出而目前甚为流行的那些似是而非的、暧昧不明的机会主义的修正”。

火星报》的主要任务是为在俄国建立马克思主义政党而斗争。该报创刊号发表了列宁起草的题为《我们运动的迫切任务》的社论。社论指出,没有一个坚强的马克思主义的党,无产阶级就不可能去从事自觉的阶级斗争,工人运动就会处于涣散状态,工人阶级就不能完成历史所赋予自己的伟大使命,工人阶级和其他劳动者就会长期处于被奴役的地位,工人阶级的优秀战士将遭受反动统治阶级的迫害。《火星报》出版后,列宁在报上发表了《从何着手?》等一系列重要文章,论述了关于党的建设问题和俄国无产阶级进行革命斗争的各种根本原则。报纸除登载专题论文外,还辟有《党内消息》、《工人运动大事记和工厂来信》、《来自农村的消息》、《我们的社会生活剪影》、《国外评论》等栏目。它每期的发行量约8千份,有时还超过1万份。作为一个秘密的政治报纸来说,其发行量是相当可观的。

《火星报》威望的提高和影响的扩大,同它建立了代办员网是分不开的。《火星报》代办员联络国内外革命组织,向国内散发报纸。他们倾听俄国各地工人的呼声,了解各地社会民主主义组织的情况,经常为报纸提供材料和撰写通讯。《火星报》的著名代办员有:克尔日札诺夫斯基、李维诺夫、彼得罗夫斯基、瞿鲁巴、杜勃洛文斯基、巴布什金、巴乌曼、斯维尔德洛夫、斯大林、斯塔索娃、博勃罗夫斯卡娅、加里宁、邵武勉、皮亚特尼茨基、捷姆里雅契卡,等等,后来大都成为布尔什维克党的骨干。所以,《火星报》的创办,不仅为俄国马克思主义政党的建立作思想舆论上的准备,而且为党造就了一大批干部。这个报纸曾是培养党的干部的学校,是俄国职业革命家汇集的中心。《火星报》认为自己的重要任务之一,就是从思想上把当时分散的俄国各地社会民主主义组织统一起来,并指导它们从事政治斗争。俄国大多数地方的社会民主党组织承认《火星报》是自己的领导机关,拥护它的政治路线,赞同它所制定的斗争策略。

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二次代表大会召开前,《火星报》还批判了崩得分子的资产阶级民族主义和社会革命党人的恐怖策略。二十世纪初,一些残存的民粹主义团体联合起来,成立了“社会革命党”。社会革命党人是一些小资产阶级的冒险主义者,他们继承了民意党的传统,主张走个人恐怖斗争道路,妨碍组织群众进行革命斗争。《火星报》制订了无产阶级政党的党纲草案。这个草案指出党的目的和任务,把分散的俄国社会民主党组织从思想上联合起来,从而为组织上的联合奠定了基础。党纲草案明确规定:工人运动的最终目的是用社会主义代替资本主义;达到这个目的的手段是社会主义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俄国工人政党的当前任务是推翻沙皇专制制度,建立民主共和国。根据列宁的建议,《火星报》编辑部于1902年6月公布了这个党纲草案。《火星报》编辑部在1902年冬建立了组织委员会,为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二次代表大会的召开进行筹备工作。这个组织委员会的成员有各方面的代表:克拉斯努哈(代表彼得堡委员会)、列文(代表《南方工人报》派)、拉德琴柯(代表《火星报》组织)、斯托帕尼(代表北方协会)、波尔特诺伊(代表崩得);还有格马克尔日札诺夫斯基、弗威林格尼克、彼阿克拉西柯夫等,这几个人后来都成了布尔什维克党的党员。组织委员会建立在俄国普斯科夫,这便于同国内各个社会民主工党组织进行联系。

秘密召开的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二次代表大会

1903年7月30日(俄历7月17日),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二次代表大会在比利时布鲁塞尔的一个陈旧仓库里开幕。会议是秘密召开的。但被比利时警察发觉,便转移到英国伦敦的一个俱乐部里,继续秘密举行。大会于8月23日(俄历8月10日)结束。大会期间,选出了由普列汉诺夫、列宁和克拉西柯夫3人组成的主席团。这次大会的主要任务,是要“在《火星报》所提出和制定的原则和组织的基础上建立真正的政党。《火星报》三年来的活动以及大多数委员会对《火星报》的承认,这就预先决定了代表大会应当按照这个方针进行工作。参加这次代表大会的有43名正式代表(拥有51票表决权),他们代表26个组织,其中包括《火星报》、劳动解放社、“俄国革命社会民主党国外同盟”、“俄国社会民主党人国外联合会”、崩得的中央委员会和国外委员会、“南方工人社”、4个社会民主主义联盟、14个地方(彼得堡、莫斯科、图拉、哈尔科夫、基辅、敖德萨、第比利斯、巴库等地)委员会,以及经济派控制的彼得堡工人组织。在这次大会的代表中,火星派(拥护《火星报》的人)居多数。会上的反火星派分子是崩得分子和经济派分子,他们拥有8票表决权。会上出现的中派,列宁称之为“泥潭派”,拥有10票表决权。在火星派中又分成为:坚定的火星派(列宁火星派)和跟着马尔托夫走的所谓“温和火星派”;前者拥有24票的表决权,后者只拥有9票的表决权。坚定的火星派是:列宁、普列汉诺夫、巴乌曼、克拉西柯夫、捷姆里雅契卡、绍特曼、古谢夫、斯切潘诺夫、斯托帕尼、克努尼扬茨、克尼波维奇、利亚多夫、加尔金、维连斯基、德伊乌里扬诺夫(列宁的弟弟),等等。

社会民主工党二次代表大会于1903年7月30日至8月23日分别在布鲁塞尔和伦敦秘密召开。代表成份比较复杂,有坚定和不坚定的火星派分子,也有反火星派分子,所以,斗争比较激烈。大会最主要的议程是讨论和通过党纲、党章、选举党的领导机构。在讨论党纲草案时,争论的焦点是要不要在党纲中写进无产阶级专政的原则。经过斗争,以列宁为首的火星派取得了胜利。大会通过的党纲明确规定,社会主义革命的必要条件就是无产阶级专政。这是在马克思、恩格斯逝世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第一个明确以争取无产阶级专政为基本任务的革命纲领。在讨论党章第一条时,大会出现了更加激烈的争论。列宁和马尔托夫分别提出了条文草案。两者的原则分歧是要建立什么党的问题。列宁要创建的是一个有严格纪律、集中统一的革命政党,其成员都必须无一例外地参加党的一个组织,接受党的监督和领导。而马尔托夫要的是一个成份复杂、不定型的、缺乏组织性和纪律性的社会团体。由于得到机会主义者和一些不坚定的火星派分子的拥护,大会通过了马尔托夫的条文。在选举党的领导机构时,拥护列宁的一派占了多数,从而被称为布尔什维克(即多数派)。马尔托夫派属少数,被称为孟什维克(即少数派)。从此在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内就出现了两上政治观点对立的派别。

以列宁为首的坚定的火星派,对这种机会主义理论予以坚决反驳,促使这次党代表大会在通过的党纲中肯定了无产阶级专政的根本原则。党纲说:“无产阶级的社会革命以生产资料和流通资料的公有制代替私有制,有计划地组织社会生产过程来保证社会全体成员的福利和全面发展,定将消灭社会的阶级划分,从而释放一切被压迫的人们,消灭社会上一部分人剥削另一部分人的一切形式。这个社会革命的必要条件就是无产阶级专政,即无产阶级夺取政权来镇压剥削者的一切反抗”。同当时欧洲各国工人党的党纲相比,这是唯一表述了无产阶级专政思想的党纲,从而鼓舞了俄国无产阶级为准备夺取政权而斗争。代表大会在讨论党章问题,特别是在讨论关于党员资格条文时,火星派内部发生了分歧。马尔托夫提出的党员资格条文是:凡承认党纲,在物质上帮助党并在党的一个组织领导下经常协助党的人,都可以作为党员。而列宁在向代表大会提交的党组织章程草案关于党员资格的条文是这样说的:凡承认党纲、在物质上帮助党并亲自参加党的一个组织的人,都可以作为党员”。从字面上来看,这两个条文的差别似乎不很大,实际上在这两个条文中有着原则性的分歧。

在讨论党章过程中,马尔托夫认为“党员越多越好”。根据他所提出的条文,凡是任何一个愿意入党的人都可以成为党员,所有的工人和从事各种职业的知识分子,不问其思想觉悟如何,都可自愿列名入党;他们不必参加党的组织,不受党的组织纪律约束。如果这样的话,必将使党的组织涣散,使工人政党变成一个没有定形的、丧失战斗力的群众社团。马尔托夫的这种“门户开放”政策,将为一切革命意志不坚定的人和投机分子大开方便之门,把无产阶级政党变为一个来去自由的俱乐部。根据列宁的条文,任何一个党员一定要参加党的一个组织,受党的组织纪律的约束,同时也可以受到党的马克思主义的教育。列宁认为,宁可十个实际工作者不自称为党员,“也不让一个空谈家有权利和机会做一个党员”。他还说:“我们的任务是要保护我们党的巩固性、坚定性和纯洁性。我们应当努力把党员的称号和作用提高,提高,再提高。这就是我所以反对马尔托夫条文的理由。”在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二次代表大会上,围绕着党员资格条文进行了长时间的辩论。机会主义分子阿基莫夫对列宁所提出的条文加以歪曲和攻击,说列宁竭力想把“纯粹的军警精神”写进党章中。但普列汉诺夫在讨论党章问题时是支持列宁的。他说:“大家对这个题目谈论得越多,我对大家的发言越是仔细琢磨,我头脑中的一个信念就越加坚定:真理在列宁一边”。由于温和的火星派分子和其他机会主义分子(经济派分子、崩得分子、中派分子)都支持马尔托夫的条文,因而使列宁提供的有关党员资格的条文未能通过。

后来,在选择党的中央委员会和《火星报》的编委时,大会又展开了激烈的争论,结果列宁派取得了胜利。被选进党中央委员会的3名中央委员格马克尔日札诺夫斯基、弗威林格尼克、弗亚诺斯科夫在会上是拥护列宁路线的。由于列宁派在选举中央委员会时取得胜利,机会主义分子要求限制党中央委员会解散地方委员会的权力,他们力图缩小和削弱中央委员会的领导作用。但代表大会在通过的党章中规定,中央委员会指导党的全部实践活动,各级党组织都必须执行党中央委员会的一切决议。在选举《火星报》编委时,马尔托夫要求把原先所有的6名编委列宁、普列汉诺夫、马尔托夫、阿克雪里罗得、查苏利奇、波特列索夫全部选进去,因为这对马尔托夫本人有利,后面3人是支持他的。列宁反对马尔托夫的这一主张,认为6名编委太多,意见难以统一,不能迅速有效地决定问题。列宁派主张只选举列宁、普列汉诺夫和马尔托夫3人,组成《火星报》新编委会。选举结果恰是这3人中选(普列汉诺夫得23票、列宁得20票、马尔托夫得22票)。于是,马尔托夫声明退出编辑部,从而导致了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的分裂。

因为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二次代表大会在选举中央委员会和《火星报》这两个重要领导机关时,支持列宁的人居多数,则被称为布尔什维克(多数之意),反对列宁的人居少数,则被称为孟什维克(少数之意)。所以,在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二次代表大会上也就正式宣告布尔什维克党的诞生。这也是此次代表大会的伟大历史功绩所在。从此,孟什维克成了机会主义的代名词,布尔什维克则成了忠于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象征,而布尔什维克党也就成了马克思主义政党的同义语。列宁认为:“从1903年起布尔什维克就作为一种政治思潮、一种政党而存在。”布尔什维克党的诞生绝不是偶然的,它是俄国革命工人运动发展的必然结果;它是在列宁《火星报》制订的关于党的思想原则和组织原则的基础上形成的;它是在同各种机会主义的斗争中诞生的。布尔什维克党的诞生,是同列宁火星派的努力奋斗分不开的,因此列宁被公认为是布尔什维克党的创始人和领袖。普列汉诺夫作为俄国第一代马克思主义者,曾属于坚定的火星派,支持过列宁,在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二次代表大会上是有功绩的。但他在这次大会后,很快就同孟什维克搞调和,并逐渐滑进了孟什维克的泥潭,走向了布尔什维克的对立面。

以列宁为首的布尔什维克党自诞生之日起,不倦地为争取俄国资产阶级民主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的胜利而斗争。它积极参加了1905年和1917年二月资产阶级民主革命,并领导无产阶级成功地取得十月革命的伟大胜利,建立了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布尔什维克党的建立,对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有着伟大的历史意义。它团结各国马克思主义者,同第二国际修正主义者进行了不倦的斗争,维护了马克思主义的纯洁性和无产阶级国际主义,支持了各国共产党的建立。

作词:А.亚历山德罗夫

作曲:В.列别捷夫-库马契

史无前例的国家与自由的儿女们,今天我们所唱的自豪的歌曲,属于我们光芒万丈的党,属于我们最了不起的人。

她的光荣,使我们的意志更坚定,让我们会变得更强大来经受时间的考验。列宁的党,斯大林的党,英明的布尔什维克党!

十月使我们的国家在诞生于地球上,您缔造了强大的祖国和自由的人民。您正是那是力量的源泉,使苏维埃祖国坚如磐石。

她的光荣,使我们的意志更坚定,带领我们变得更强大来经受时间的考验。列宁的党,斯大林的党,英明的布尔什维克党!

您用毫不留情的方式肃清了,各种腐朽的敌人与卑鄙的奸贼。您是人民的自豪与智慧的象征,您是人民的心脏和良知。

她的光荣,使我们的意志更坚定,引导我们会变得更强来经受时间的考验。列宁的党,斯大林的党,英明的布尔什维克党!

马克思和恩格斯的理论和天才,构建了我们未来的公社。列宁指明了我们自由的道路,斯大林带领我们继续前进。

她的光荣,使我们的意志更坚定,令我们会变得更强来经受时间的考验。列宁的党,斯大林的党,英明的布尔什维克党!

全苏联共产党(布尔什维克)党章(共产国际支部)(一九三四年一日第十七次代表大会通过)

全苏联共产党(布尔什维克)是共产国际的一个支部,是苏联无产阶级的先进的有组织的部队,是它的阶级组织的最高形式。

党领导无产阶级、劳动农民和全体劳动群众为巩固无产阶级专政、争取社会主义胜利而斗争。

党领导无产阶级专政的一切机关,并保证顺利地建成社会主义社会。

党是以无产阶级的、自觉的、铁的纪律结合起来的统一的战斗组织。党所以有力量就因为它团结一致,意志统一,行动统一,不容许违反党纲、破坏党纪以及在党内组织派别集团。

党要求党员积极忘我地工作来实现党纲和党章、执行党和党机关的切决议、保证党的队伍的统一、巩固苏联各民族的劳动者之间以及与全世界无产者之间的兄弟般的国际主义的关系。

布尔什维克党报体制的形成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布)

党报体制的形成,即中央委员会领导中央机关报体制的确立,经历了一个复杂的演变和斗争过程。具体划分

为五个阶段:(一)特殊时期的党报体制。(二)双重中央领导机关制约下的党报体制。(三)中央委员会领导中央机关报的党报体制的诞生。(四)巩固中央委员会领导中央机关报的党报体制。(五)中央委员会领导中央机关报的党报体制的暂时中断和最终确立。

列宁领导制定的无产阶级专政的革命纲领,这是马、恩去逝以后,国际工人运动中唯一提出无产阶级专政的党纲,这标明了布尔什维克是一个新型的马克思主义的政党。

布尔什维克党(Buershiweikedang)是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布)、俄共(布)、联共(布)的通称布尔什维克:苏联共产党建党初期党内的一个派别。俄文Болъшевик的音译,意为多数派。1903年7、8月举行的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二次代表大会期间,在制定党章时,以V.I.列宁为首的马克思主义者同L.马尔托夫等人发生激烈争论。大会在选举中央委员会和党的机关报《火星报》编辑部成员时,拥护列宁的人得多数票,称布尔什维克,马尔托夫等机会主义者得少数票,称孟什维克(俄文意为少数派)。俄国1905年革命时期,两派提出两种不同的策略路线。1905年革命失败后,大部分孟什维克主张取消革命、取消革命党。布尔什维克坚持马克思主义同俄国实际相结合,创造性地发展马克思主义。因而布尔什维克成为马克思主义者的称号,布尔什维克的理论和策略亦称为布尔什维克主义。1912年1月该党第六次全俄代表会议把坚持机会主义立场的孟什维克取消派清除出党。从此,布尔什维克成为独立的马克思主义政党。党的名称仍为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后面加括号标明“布尔什维克”。1918年3月该党第七次紧急代表大会决定改名为俄国共产党(布尔什维克),简称俄共(布)。1925年12月该党第十四次代表大会决定改名为苏联共产党(布尔什维克),简称联共(布)。1952年10月该党第十九次代表大会决定取消双重名称,改称苏联共产党。1917年十月革命胜利后,各国共产党都以俄共为榜样,布尔什维克又成为真正的共产党人同义语。

第一次世界大战使俄国经济政治陷入混乱崩溃的困境。1917年3月,彼得格勒工人和士兵发动武装起义,推翻沙皇统治,即二月革命。

当起义取得决定性胜利的时候,彼得格勒苏维埃代表大会于1917年3月12日晚上在塔夫利达宫正式开幕。出席大会的代表最初约有五十人,后来增加到两百人左右。大会选举产生了执行委员会,主席是孟什维克齐赫泽(1864~1926年),副主席是克伦斯基和孟什维克斯柯别列夫。在执委会中,孟什维克和社会革命党人占据了多数,布尔什维克最初只有两名委员。彼得格勒苏维埃成立后,俄国大多数城市也相继建立了苏维埃。1917年3月,全国共有555个苏维埃。在全俄苏维埃成立之前,彼得格勒苏维埃起着全国领导中心的作用。

苏维埃从一产生就以革命权力机关的身份发布命令,管理国家事务。它建立了军事委员会,负责维护革命成果;建立了粮食委员会,负责首都的粮食供应。1917年3月14日,苏维埃发布第一号命令,规定所有部队都选举产生士兵委员会,领导本单位的政治活动,监督管辖本单位的武器。苏维埃的活动表明,它已是新生政权萌芽。

但是,孟什维克和社会革命党领袖认为,俄国无产阶级没有能力管理国家。他们以苏维埃代表名义同资产阶级分子谈判,让他们出面组织政权。1917年3月15日,临时政府宣告成立。全俄地方自治机关联合会主席李沃夫公爵(1861~1925年)出任政府总理兼内务部长。立宪民主党(二月革命后改名为人民自由党)领袖米留可夫任外交部长,十月党(二月革命后改名为民族民主共和党)人古契柯夫任陆海军部长。社会革命党人克伦斯基任司法部长。

这样,俄国在二月革命后出现了历史上罕见的两个政权并存的局面。一个是资产阶级临时政府,它是主要政权,掌握着各级权力机构。另一个是工兵代表苏维埃。它得到武装工农的支持,拥有实权,但它自愿把政权让给资产阶级,甘居次要地位,成为辅助性政权。这种两个政权并存的局面是不能长久保持下去的,其中必有一个要化为乌有。

《四月提纲》

在两个政权并存的复杂情况下,布尔什维克党急需确定自己的斗争方针。全党都期待列宁的到来。1917年4月16日夜晚,列宁从瑞士经过德国回到彼得格勒。成千上万的工人、士兵汇集在首都的芬兰车站,热烈欢迎自己的领袖归来。列宁登上装甲车,发表了激动人心的演说,最后高呼:“世界无产阶级革命万岁!”

第二天,列宁在党的会议上作了报告。1917年4月20日,《真理报》发表了列宁的报告提纲,题为《论无产阶级在这次革命中的任务》,这就是著名的《四月提纲》。

十月革命的胜利

1917年二月革命的爆发,推翻沙皇专制制度,形成了工兵代表苏维埃和资产阶级临时政府并存的局面。革命后的俄国向何处去?

1917年秋,俄国经济濒于全面崩溃。工业产量比上一年下降了三分之二。财政混乱,债台高筑。债务总数达到490亿卢布,国家每年应付的债务利息几乎等同于战前的国家预算。最为严重的问题是饥荒。首都居民的面包分配量从每天一磅半减为四分之一磅,有时连这点面包也没有。列宁指出,全国已处于“大难临头”的困境。“十月革命一声炮响”,为俄国革命指明了方向。二月革命为十月革命做了准备,资产阶级临时政府的战争政策使国内局势不断恶化。七月流血事件使政权完全落入临时政府手中,革命和平发展已不可能。列宁发表《四月提纲》从理论上指出进行社会革命的历史任务,并亲自领导了彼得堡格勒武装起义,取得了十月社会主义革命胜利。

十月革命胜利的历史意义

十月革命的胜利具有伟大的历史意义,它冲破了世界帝国主义阵线,在世界六分之一的土地上创建了第一个无产阶级专政国家。它不仅激励着各国无产阶级的斗争,而且鼓舞着被压迫民族的民族解放斗争。十月革命的胜利是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俄国革命实践相结合的产物。它推动了马列主义在世界的传播,并向各国人民展示了一条崭新的寻求解放的道路。

布尔什维克党争议人物约瑟夫斯大林

在1917年的共产主义革命中斯大林并没有起主要作用。但是在随后的两年中他表现得很积极,1922年成为党的总书记。这一职务使他在党的工作方面起了重大的作用,是列宁逝世后他在夺权斗争中取得成功的主要因素。

布尔什维克党和工兵代表苏维埃有什么关系

“苏维埃”一词是俄文“совет”的汉语音译,意即“代表会议”或“会议”。苏维埃制度是苏联的政治基础,是俄国劳动人民在革命斗争过程中创造出来的政权组织形式

布尔什维克:苏联共产党建党初期党内的一个派别.『详见扩展阅读』

布尔什维克党和苏俄等这些概念有什么不同

苏俄: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建立了以列宁为首的世界上第一个工农苏维埃政府,从此俄罗斯称苏俄,这一名称延续到1922年苏联成立。

苏联:1922年底,苏联成立,最初有俄罗斯、外高加索、乌克兰和白俄罗斯四个联邦组成,后来发展到15个加盟共和国。到1991年,苏联解体。

布尔什维克:1903年,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在第二次代表大会上分裂为两派,以列宁为首的多数派即布尔什维克,少数派派即孟什维克。到1912年,布尔什维克成为独立的政党,正式名称为俄国社会民主党(布尔什维克)

俄共(布):1918年3月,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布尔什维克)改名为俄国共产党(布尔什维克),简称俄共(布)

联共(布):1925年俄国共产党(布尔什维克)改称为全联盟共产党(布尔什维克),简称联共(布)

苏联共产党:1952年全联盟共产党(布尔什维克)改称为苏联共产党,简称苏共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